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從上海押運應急物資奔赴武漢,他因何流淚?

2020-02-19 18:33  來源:上觀新聞  責任編輯:肖劍
字號  分享至:

18日中午12時30分許,后方等待的車輛漸漸排起約一公里的隊伍,G50滬渝高速汾湖檢查站迎來一天的客流高峰。青浦公安分局從機關、派出所和各業務支隊抽調的20名增援警力經過培訓后,全部上崗。檢查站8根車道全部開放,其中2根為貨車專用道,6根為小客車檢查車道。

道口忙碌而有序。每根車道逢車必檢、逢人必查,不僅要測體溫、核查人員信息,后備廂、貨廂也要檢查,不放過任何一個安全死角。在復檢區,來自重點地區或體溫異常的人員正接受復查、簽署隔離承諾書,民警對在上?!盁o固定居所、無明確工作人員”進行勸返。

在這里,有連續堅守奮戰近一個月的公安民警,有瞞著家人支援重點人員檢疫崗位的年輕護士,有拼手速才搶到名額的志愿者,還有無數個懷揣夢想和希望來到上海的普通人。

“當武漢接貨人員卸完貨,鞠躬說‘謝謝上海,謝謝師傅’,我流淚了”

“一輛剛從武漢回來的貨車需要復檢?!?2時52分,復檢區值守民警的電臺傳來指令,衛生防疫人員立即緊張起來。

這是一輛“滬D”號牌的大貨車,屬于金山一家物流公司。駕駛員老呂和押運員老付從車上下來,體溫正常,他們也按規定填寫隔離觀察承諾書?!皟尚r前派出所已給我打電話了,讓我們回上海后進行隔離觀察,公司幫我們聯系了給隔離人員住的酒店?!崩细对缬行睦頊蕚?,但要進入上海,還缺一張工作關系證明?!霸瓉砟菑堊C明找不到了。跟上次一樣,證明我們是公司員工,要有身份證號,還要蓋公章。打印出來,拍照,傳給我就好了?!崩细锻ㄟ^電話將民警的要求轉告公司負責人,老呂把車挪到臨時停車區,給后面的車讓出復檢車道。

等待的時間里,老付跟記者聊起一路上的經歷和感受。過去5天,他們一直奔波在往返上海和武漢的路上?!叭チ藘商?。第一趟是2月13日晚上出發的,第二天下午3時多到武漢。卸完貨,又趕回上海,裝了第二趟貨就出發了。過程中,我們吃住都在車上,沒有跟任何人接觸過?!崩细墩f,公司專門跟上海交通運管部門報備并得到批準,在保證無接觸的前提下,特許他們送完第二趟貨回來再接受隔離觀察。

在特殊時刻得到這樣的特許,是因為他們運輸的物資非常重要?!暗谝惶耸撬臀錆h政府采購的應急物資,第二趟是送武鋼公司生產氧氣罐使用的防護涂料。武漢當地給我們開了通行證?!崩细墩f,出發前,他們帶足干糧,各備兩套防護服、四副防護手套和四個一次性口罩,“我們也帶了成人尿褲,吃喝拉撒都在車上解決?!?/p>

從上海到武漢,他們沿G50滬渝高速一路行駛,單程近14個小時。到武漢后,目的地在高速道口不遠的工業園區,是當地政府臨時組建的倉儲基地。從全國各地運送至武漢的生產物資很多都集中在那里卸貨、轉運?!俺隽税不?,進入湖北境內,一路上基本沒什么車。到武漢,除了貨車和對接卸貨的人,園區也見不到什么人?!?/p>

第一趟到武漢送貨時,老付下車把后廂門打開后就回到駕駛室,“當地接貨人員卸完貨后,過來敲車窗,給我們送來兩碗熱騰騰的泡面,還在車外給我們鞠躬,說‘謝謝上海,謝謝師傅’……說出來挺不好意思的,我流淚了?!?/p>

這次從武漢回上海后,要接受14天隔離觀察,老付覺得有些難熬?!叭绻梢?,我還是愿意繼續給武漢運送物資?!闭f這話時,老付的眼神很堅定。

“押運員”其實是老付臨時客串的角色,他的本職工作是物流公司調度員。受疫情防控影響,公司原有的多名駕駛員和押運員還在老家沒回滬,老付臨危受命頂上空缺。幾天前,公司接到往武漢運送應急物資的任務后,老付聯系了幾個已經回滬的駕駛員?!拔覀兊鸟{駛員大多是四五十歲的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萬一被感染,就是家里的頂梁柱病了。他們有顧慮,我理解。問到老呂,他同意了,但缺個押運員,那就我自己上吧?!?/p>

直到出發前一刻,老付才跟妻子說要去武漢送物資?!八任腋鼡?,一開始不想讓我去。我就跟她說,這些物資是當地急需的,說不定可以救人命,我們防護裝備很齊全。她最后同意了,叮囑我要做好自我保護?!?/p>

老付是河南開封人,在上海打拼了20年,他說這兩趟往武漢運物資是他這些年來“最驕傲的事”?!拔覀兂鰜泶蚬?,就想著賺點錢,讓家人過得好一些,沒啥大志向。不怕你笑話,這次我覺得自己挺牛的,也算為抗擊疫情出了一份力?!?/p>

“剛開始有些緊張,擔心防護問題,但真正投入工作就沒時間想了”

每天4時多起床,6時左右趕到單位,從楊浦出發坐兩個小時車,到達G50滬渝高速汾湖檢查站。測體溫、詢問、指導填表、歸檔,從早上8時到下午4時連續站8個小時,中間幾乎不能喝水、不能上廁所,一天下來喉嚨干得發疼……從2月9日開始,大蔡、小孟和小鄧的每一天都是這樣度過的。

她們是楊浦區牙病防治所的護士,也是支援G50滬渝高速檢查站復檢車道的衛生檢疫人員。根據規定,凡涉及湖北地區或A類地區來滬的車輛人員,以及有發熱癥狀的人員,都要被安排到復檢口登記檢查。由于可能會接觸到武漢來滬人員或發熱人員,復檢口是整個檢查站最危險的區域。

支援道口是她們自愿報名的?!安粨?,我們本來就是醫護人員,懂病理和防護知識?,F在是需要我們的時候,能做多少是多少?!毙∶险f起來云淡風輕。跟兩位年輕同事不一樣,已經做媽媽的大蔡,這次是瞞著父母來的?!案改改昙o大了,我不希望他們為我擔心?!?/p>

大蔡覺得,比起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醫院,在這里工作沒想象中那么危險?!皠傞_始有些緊張,擔心防護問題,但真正投入工作就沒時間想了?!彼浀?,2月9日剛上崗時,每個人都要填五六張表,有時一輛車里有五個人,哪里還有時間想風險問題。

來到道口后,她們真正體會到防控工作的不易?!坝行{駛員抱怨‘你們好煩,要填的東西好多’,我就跟他們耐心解釋,大部分人都能理解。因為隔著口罩,說話要很大聲,嗓子有點吃不消?!毙∴囌f,她見過公安民警勸返相關人員時,遇到不配合的,只能反復解釋,“有次民警勸了1個多小時,對方才肯配合?!?/p>

因為是醫護人員,她們特別關注進入復檢區的人有沒有做好個人防護,看到車上下來沒戴口罩的,她們會扯著嗓子喊:“先把口罩戴上,再來填表?!?/p>

她們自身的防護措施非常充分,防護服外還套了塑料雨衣?!扒皟商煜掠?,這樣不會弄臟里面的防護服?!贝蟛陶f,現在防護服緊張,她們回家后會對防護服仔細消毒、晾曬,第二天接穿,“我們盡量節約些,優先保障救治一線的同行?!?/p>

記者注意到,她們腳上套了鞋套,鞋套外裹了一層塑料袋?!盀榱思訌姳Wo,避免鞋子和防護服中間有縫隙。是不好看,現在臉都看不到,哪顧得上腳!”小孟笑著說。

她們每天從上車出發那刻起,一直到晚上6時回到單位,幾乎不敢喝水,因為防護服穿脫極其不便。但她們覺得這些都能克服?!拔覀冄婪浪晃蛔o士馳援武漢,在金銀潭醫院直接面對新冠病人。跟她比,我們這點苦算什么?”大蔡說,“相信等疫情過去,大家都會露出開心的笑容?!?/p>

“可能高速道口待久了,夏天高溫、冬天嚴寒,各種情況都習慣了”

昨天下午2時許,一輛“浙B”號牌的小轎車駛入G50滬渝高速省界卡點。車上只有一個戴著口罩的中年男子,青浦交警支隊機動大隊民警葉華示意防疫檢疫人員測溫,讓司機拿出身份證進行核驗?!暗缴虾8墒裁??”“找朋友?!薄澳阍谏虾S泄ぷ鞲潭ㄗ∷鶈??”“沒有?!薄安缓靡馑?,根據上海疫情防控規定,你現在不能進上海。請你打開左轉燈,從前面200米的折返點離開上海?!?/p>

按照規定,葉華對上述男子進行了勸返?!斑@段時間已經好很多了。一方面流程熟了,返滬人員對檢查事項的知曉度也提高了,效率比較高。但碰上體溫異常的、需勸返的,時間還是會長一些,必須確保不遺漏一人?!?/p>

從大年初三到現在,葉華每隔一天就要在道口值12小時班?!暗谝惶靵砩习鄷r,心里肯定緊張。當時我還帶著N95口罩,實在太悶了,跟司機交流也困難,現在就帶一次性口罩?!比~華并沒有忽視自我防護,每次從檢查車道回營房,他都會仔細洗手,“一天洗20多遍,洗到手心都發白了?!?/p>

葉華的崗位屬于機動人員,意味著要熟悉檢查站各崗位所有工作,“哪里缺人,我就去頂”。從復檢區到車流引導區,距離近500米,葉華每天要走十幾趟。復工前車流最集中時,他一天要走近4萬步。

“要說哪項工作最苦最累,我還真說不上來。這樣的工作環境和忙碌狀態,對我來說是最平常的?!比~華很直率也很樂觀,別人眼中格外辛苦的道口防疫查控工作,他并沒覺得辛苦,“可能高速道口待久了,夏天高溫、冬天嚴寒,各種情況都習慣了?!?/p>

不過,他還是遇到新的挑戰。近期,上海各道口開展對“無固定住所、無明確工作”雙無人員的勸返工作,“有些人情況比較復雜,我們在嚴格遵守規定的基礎上,要為他們提供幫助?!比~華說,在入滬車輛中,有些是父母帶著孩子或年輕人帶著老人:“警務PDA能查詢證實他們的親屬關系,我們不要求老人或孩子有固定居所或明確工作證明,這既不現實也沒必要,戶籍關系可以證明?!?/p>

2月17日開始,全國高速免費通行,這幾天檢查站的車流量有所增加,尤其是貨車流量較之前明顯增加。在逢車必檢、逢人必查的前提下,如何提升通行效率是檢查站民警面臨的考驗?!拔覀儾扇〖皶r調整車道、完善道路設施等措施,提升通行效率?!比~華說,經過前期實踐,檢查站在雙向車道中間增開折返口,由專人引導,直接實現掉頭勸返?!斑@樣每輛被勸返的車可以少走近5公里?!?/p>

據統計,昨天零時至晚上7時,G50滬渝高速檢查站共檢查車輛3085輛、人員9362人,經復檢無體溫異常者,共勸返98輛車、212人?!拔覀兌甲龊么虺志脩鸬臏蕚?,也堅信一定能打贏這場防疫戰?!比~華說。

(文內圖片均由司占偉拍攝)

相關報道

10天接種兒童1億人!見證戰勝疫情的最大優勢

回顧歷史,無疑能使我們看清當下;普及常識,無疑能使我們增強信心。

立案到審判僅用13天,湖北荊門首例涉疫刑事案...

這也是“戰疫”以來荊門市宣判的首例涉疫刑事案件。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戰“疫”一線的“三警家庭”:以愛之名,并肩...

他們說:“疫情不退,我們不退!

金元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