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敖勤禮:倒在"戰疫"一線的公安輔警 離開時他還揣著對講機

2020-02-18 11:56  來源:云南長安網  責任編輯:安羽
字號  分享至:

2020年1月31日上午,云南省昆明市尋甸縣公安局嵩功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隊輔警敖勤禮結束前一晚疫情防控堵卡點的夜班值守。他覺得身體有些不適,同事勸他請假休息,敖勤禮謝絕了,說老毛病了,輸點液就好。于是,他自己一個人到離大隊幾百米遠的診所打針。

同事們誰都沒有料到,那竟是自己最后一次見到敖勤禮。等在診所見到敖勤禮時,他還穿著制服,懷里揣著對講機。只是,他已無法再說那句——“我在崗”。

2月11日,昆明市官渡區人社局依法對敖勤禮作出了工傷認定的決定。

保春運、戰疫情,他始終堅守一線

敖勤禮是尋甸縣公安局嵩功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隊的一名輔警,性子溫柔內斂,但對工作,他卻很主動。每當大隊有工作安排和突發任務時,敖勤禮總是主動請纓,挺身而出?!拔覀淝?,我去吧......”“我下班了,我去吧......”“我休息,我去吧......”是他常說的話。

截至敖勤禮去世那天,他已連續工作了22天。

自1月10日春運啟動以來,尋甸縣局嵩功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隊按照市、縣公安機關的要求,取消休假、全員上崗。敖勤禮作為大隊的一名外勤輔警,在春節前就早早開始整理自己的手電筒、反光背心、肩燈、對講機,投入到春運工作中。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敖勤禮所在的大隊任務更重了,根據尋甸縣疫情防控指揮部和尋甸縣公安局的統一部署,尋甸縣在進入縣內的主要道路設置疫情防控檢測執勤卡點,其中大隊負責功山收費站、蒲草塘兩個執勤卡點的24小時值守工作,與交運、衛健等部門共同對過往車輛和人員進行檢查。

夜班、晚班、早班、查處班、加強班、備勤班連軸轉,但敖勤禮沒有一句怨言。1月28日、29日,敖勤禮是備勤加強班,他和隊友在路面巡邏,兩天里,他們共處理了11起輕微的車輛擦碰事故。期間,因為連日晝夜守護在春運和疫情防控第一線,敖勤禮被冬季的寒風嗆得開始咳嗽。在此期間,他一直在觀測自己的體溫,所幸體溫一直都在正常范圍。

領導和同事一直勸敖勤禮回去休息下,卻總是被他笑呵呵地婉拒:“只是有點咳嗽,不發燒沒事的,這段時間大家都累,我還可以堅持?!?/p>

1月30日晚11點45分,敖勤禮在功山收費站檢疫點提前與上一班的同事完成交接班,開始夜間的防控工作。當晚,在交巡警大隊的微信工作群里,敖勤禮不斷地發送消息,用小視頻和文字向大隊報送當晚的查控情況。

23:47、23:56、03:34、04:06、04:37、05:17、05:43、06:16、07:17、08:10......這是敖勤禮生命中最后的時間節點,他留下的最后一組信息停留在2020年1月31日上午8點10分。發完這條信息,他和同事交接班,回到大隊后,在大隊的食堂里吃了一碗早點,隨后,謝絕了同事陪同,一人前往診所輸液。臨走時,敖勤禮還不忘把對講機揣進兜里,他怕隊里臨時有事,自己隨時都準備頂上去。

女兒:父親驟然離世,后悔沒有多關心他

在女兒敖天華的印象里,一個月能見到一次父親就算是好的。她和父親的感情很好,但是父親像個“工作狂”,她和父親很多時候是通過微信聊天,他忙完的間隙,兩人會在微信視頻通話。每次敖天華出去旅游,會給父親發自己拍的照片,分享一些趣事。

敖天華一開始不理解父親,他總是忙于工作,好多天見不到他一面。父親和她解釋了很多,后來她慢慢長大,也慢慢對父親多了包容和理解。最近,因為是疫情期間,她和父親之間的溝通變少了,好幾天只說了兩三句話。

雖然忙,但是敖勤禮一直都很牽掛家人。他們一家有個微信群,叫“男神爸女神媽寶貝女”。自疫情發生后,敖勤禮常在群里“報告”自己今天在哪里、做什么工作,還叮囑母女倆,買些面條備著,平時少出門,“別不當回事?!?/p>

1月31日凌晨4點多的時候,敖勤禮在群里發了個視頻,說他在功山收費站執勤。第二天上午11點,敖天華看到消息,問他,“怎么那么晚了還在崗位上?今天有沒有咳嗽?”敖勤禮說,疫情防控需要嘛,得堅守崗位,就沒有再說別的。

敖天華記得自己最后一次見父親是初一上午,那天,父親回家拿東西,跟母女倆說,好好待著,哪里也別去,為了自己的安全,也為了別人的安全。說完這些話,父親就馬不停蹄地走了,又到單位去備勤了。

“我永遠無法忘記那個場景,接到電話通知,我和媽媽趕到診所,看到爸爸的臉上已經蓋上了一塊白布,靜靜地躺在那里……我們都無法相信,一個活生生的人,竟然就這樣離開了我們,一時間讓人無法接受?!闭f著,敖天華忍不住哽咽。那個溫柔地愛著她們的父親,就這樣突然間撒手人寰,她覺得很遺憾,后悔自己對父親的關心不夠。之前她和父親打電話,問父親有沒有咳嗽,父親回答好著呢,不用擔心,聽著電話里父親的聲音沒有異樣,她也沒有繼續追問,卻沒想到,如今再也不能從電話里聽到他的聲音了。

副大隊長:他很敬業,9年里只向大隊請過一次病假

尋甸縣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副大隊長、尋甸縣公安局嵩功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隊負責人遲紹勇說,敖勤禮去世那天,當地對他進行過核酸檢測,顯示為陰性。但目前敖勤禮的死因尚未查明,尸檢需要委托第三方,至少一個月才能出結果。

知道敖勤禮去世的消息后,遲紹勇表示很悲痛、很惋惜。敖勤禮原本是尋甸縣磚瓦廠的下崗職工。2011年,他應聘到尋甸縣公安局嵩功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隊,成為一名輔警。敖勤禮的妻子是尋甸縣一家企業的職工,企業效益不好,因此家里的開銷幾乎靠敖勤禮一人的收入維持。

“他很熱愛這份工作?!边t紹勇說,因為有下崗經歷,還要維持家庭的運轉,46歲的敖勤禮對這份工作很上心,但凡大隊上有任務,“老敖”從不推辭。

嵩功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隊設有6個外勤組,負責尋甸縣境內71公里嵩功高速公路和21公里老嵩待公路道路安全巡查、保通、日常查處工作,敖勤禮所在的小組在評比中多次名列第一,2019年,這個小組被評為先進組。

尋甸縣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現在一共有50多人。敖勤禮不是其中年齡最大的。副大隊長遲紹勇說,在他印象里,從2011年敖勤禮進入大隊到現在,從警9年間他只請過一次假,還是因為支氣管炎發作較嚴重,不得已請了4天假去看病。

遲紹勇說,外勤組天天在路面巡查,工作本就辛苦,敖勤禮不僅自己不請假,還經常幫別人頂班。平常,同事們誰有什么急事,敖勤禮會說:“我來幫你抵班吧,沒事!”敖勤禮話雖然不多,人卻很實在。

敖勤禮對待工作格外細心。2017年,他和隊友在老嵩待公路上巡查時,遇到兩名十二三歲的男孩,稱從會澤方向過來,要一路走去昆明。他和隊友將這兩名男孩帶回大隊,反復詢問,最終與當地派出所取得聯系,確認了兩名男孩的信息,讓兩名男孩平安返家。

“敖勤禮參加輔警工作以來,一直都踏踏實實、恪盡職守,從不計較個人得失,哪個班的誰誰又請假了,哪個班的車壞了趴窩在哪了,只要敖勤禮知道了,他都會主動熱情地去做,大隊安排的任務,他每一項都落實辦結,從來沒有拖沓,他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詮釋了一名基層輔警愛崗敬業的精神?!?/p>

同事:他有一副熱心腸,一腔赤子情

民警田國禮是敖勤禮的組長,在他眼中,敖勤禮和組員們在一起的時間甚至遠超過他和家人在一起的時間。敖勤禮是積極的,盡責的。工作中,田國禮無數次看著敖勤禮幫助遇到車輛故障的司機推車,幫車輛失火的司機滅火,幫不會換輪胎的司機換胎。

尋甸縣地處云南東北部,是進入滇東北的要沖,昆曲、嵩待高速公路等多條交通要道從縣里經過,車流量非常大,冬季受低溫雨雪天氣影響,高速公路經常會因積雪結冰而進行道路交通管制。

有時氣溫零下,敖勤禮和隊友們仍然冒著風雪,查看路上結冰情況,并引導正在高速公路行駛的車輛有序駛入最近的服務區???,對被困車輛進行疏導和施救。

田國禮回憶,敖勤禮經常是一夜干到天亮,逐一提醒車輛駕駛員注意行車安全,及時糾正存在的安全隱患,每次他都沖在第一個。

“他很懂車,巡查的時候只要遇到車輛事故,他都會很熱心地幫別人看?!眲⒋簣蛘f。

劉春堯和敖勤禮同是一個外勤組的輔警,他回憶,曾有一次,他和敖勤禮巡邏至打馬坎隧道,這里距離嵩功高速公路功山收費站有9公里,是一段長下坡路段,事故頻發,被稱為“死亡路段”。

那天,他們遇到一輛面包車自燃起火,敖勤禮拎起滅火器就沖了上去,劉春堯在邊上疏導車輛,火被及時撲滅,沒有造成更大的事故。

敖勤禮去世后,公安部、云南省公安廳、昆明市公安局和市、縣領導紛紛作出批示,對敖勤禮的去世表示沉痛的哀悼,對敖勤禮的家屬及時進行慰問,并妥善做好敖勤禮的善后工作。

遲紹勇說,敖勤禮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踐行了“生命重于泰山,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責任”的總要求。當前,疫情防控工作進入關鍵時期,全市公安機關民警、輔警將在市委、市政府的統一領導下,繼承敖勤禮同志未完成的遺志,繼續堅守在疫情防控一線,把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忠誠履職盡責,堅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和昆明城市安全保衛戰。(云南法治網)

相關報道

10天接種兒童1億人!見證戰勝疫情的最大優勢

回顧歷史,無疑能使我們看清當下;普及常識,無疑能使我們增強信心。

立案到審判僅用13天,湖北荊門首例涉疫刑事案...

這也是“戰疫”以來荊門市宣判的首例涉疫刑事案件。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戰“疫”一線的“三警家庭”:以愛之名,并肩...

他們說:“疫情不退,我們不退!

金元配资